云在

但你依然可以梦见狮子..

        知音与粉丝都可爱,但不易兼得。一位艺术家要能深入浅出,雅俗共赏,才能兼获这两种人。

        知音多高士具自尊,粉丝拥挤的地方知音不会去。知音的信念来自于深刻的体会,充分的了解。他们并不需要现场只因存心便是神殿。

        粉丝则不然,更多因人多而激动,因拥挤而歇斯底里,群情不断加温,只待偶像忽然出现而带到沸腾,他们追寻的是偶像这个人,却将他们的作品,将他们的天赋忽而不见。他们追求签名,握手,合影,甚至索取,夺取及身的纪念品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很悲哀,他们的知音越来越少,取而代之的都是源源不断的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 粉丝已经够多了,且待更多的知音吧。

天使与魔鬼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有人将朱正廷奉为天使,毫不吝啬的说出赞美,将他的美貌夸耀上天,她们像供奉着瓷器一般供奉着他,像追逐白月光一般追捧着他,她们追随他的脚步漫山遍野,甚至偷偷的窥探,她们为他呐喊为他欢呼,将他奉为神灵。她们为他将世人骂遍。说句不好听的,朱正廷就连放个屁,她们也会觉得是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这群人最大的特点便是见不得朱正廷对我好,他们总是说我上辈子或许是积了德,才能获得朱正廷如此喜爱的殊荣,他们把朱正廷对我的贴成了一个个细心,体贴,善良的标签在他身上,只是隐去了我的姓名。她们羡慕我或是嫉妒我,这与她们嫉妒朱正廷怀里的那只狗并无区分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 但又有人将朱正廷贬为魔鬼。她们用世间一切肮脏而又污秽的词句来形容他,同样她们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口水来辱骂他,不惜将他打入地狱,她们像看着臭虫一般看着他,恨不得一脚把他捻的连渣都不剩。她们永远睁大着眼睛,不放过任何一个朱正廷细小的纰漏,然后将其放大,放大到不能再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些人却总是心疼我,她们总是说我上辈子或许是遭了什么怨,才遇见朱正廷。她们说朱正廷捣在我身上的拳头,拍在我脑袋上的手,会使我疼痛万分。在她们看来朱正廷就是个坏人,能打死我的坏人。所以在她们眼里,朱正廷与他那两只狗,并无分别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在我看来呢朱正廷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。他大清早会顶着一窝乱糟糟的头发,翻来覆去的找着不知道被踢到哪里的拖鞋。他会退缩会脸红会害羞,会在长出一颗痘痘的时候对着镜子大哄大叫,会打嗝会乱七八糟不整齐,会吃吃的傻笑也会绷着脸生气,会咬指甲会挖鼻孔会吐舌头,做饭的时候会把蛋炒糊,也会忘记卸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满脸都是油,不会调洗澡水会被烫的跳脚。但是呢他也会很温暖,很细腻,会安慰别人,买东西的时候会买下所有人都份,会不忘记任何人都生日,笑起来很好看。





      朱正廷走我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平平常常的人。

       要说唯一的特别之处,可能就是我喜欢他吧。